资源配置效率

词条分类: 新闻资讯    词条标签: 资源配置效率

资源配置效率
  资源配置效率是指在一定的技术水平条件下各投入要素在各产出主体的分配所产生的效益。资源配置效率问题是经济学研究的核心内容之一。

理论概述

  资源配置效率是指在一定的技术水平条件下各投入要素在各产出主体的分配所产生的效益。资源配置效率问题是经济学研究的核心内容之一,资源配置效率问题包含两个层面:

  一是广义的、宏观层次的资源配置效率,即社会资源的资源配置效率,通过整个社会的经济制度安排而实现;

  二是狭义的、微观层次的资源配置效率,即资源使用效率,一般指生产单位的生产效率,通过生产单位内部生产管理和提高生产技术实现。现代经济学认为,市场是资源配置的最重要方式,而资本市场在资本等资源的配置中起着极为关键的作用。在此过程中,资金首先通过资本市场流向企业和行业,然后带动人力资源等要素流向企业,进而促进企业和行业的发展。因此,资金配置是资源配置的核心。

  资本市场的资源配置效率也有两层含义:

  一是资本市场本身的效率,指资本市场能否高效和低成本的为需要资金的企业和行业及时提供所需资金,这与资本市场的制度环境、技术环境等密切关联;

  二是各种资源通过资本市场流向不同效益水平的行业和企业的情况,反映资本市场将稀缺资源配置到效率最高的企业或产业部门的有效程度。

  资本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及其效率一直为人们密切关注,然而目前国内关于资本市场资源配置效率的研究却为数不多,因为帕累托效率衡量方法在实践中难以应用,而且资源包括资金、技术和人力资源等多个方面,要想对资源配置效率进行全面而深入的研究殊为不易。由于资金配置是资源配置的核心,资金配置效率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资源配置效率,因此我们可以通过分析证券市场的资金配置效率来对资本市场的资源配置效率作大致判断。

  资源配置效率理论指出,在完全竞争市场中,资本市场资源应按照边际效率最高的原则在资本市场之间进行配置,因此资本市场资源配置效率的重要衡量标准就是看资本是否流向经营效益最好的企业和行业。因此,理论上看,效益应与资金投入相对应,行业和企业的效益应与其获得的资金份额一一对应。

  一方面,效益最好的行业和企业应当获得最大份额的资金投入,效益次之者获得资金次之,效益最差者获得资金最少;

  另一方面,获得资金份额最大的行业或企业的效益也应最好,两者都实现最优时,资金配置效率最高。前者实际上反映了资金在产业和企业间的配置情况,后者则反映了产业和企业的资金使用效率情况。

相关影响

  产权制度影响资源配置效率提高的因素包括:

  1、交易成本。

  科斯定理已经告诉我们交易成本为零的世界是不存在的,真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乔治·斯蒂格勒(George Joseph Stigler)所说的那样:一个没有交易成本的世界,宛如 自然界没有磨擦力一样,是非现实的(斯蒂格勒,1972年)。实际上,市场运作是一个利益磨擦的过程,这种磨擦势必造成一定的市场交易成本,这种交易成本的多寡直接影响到市场经济主体所追求的经济效益大小,从而制约着一个社会的资源配置过程。

  交易成本也称交易费用,这一概念是科斯在分析 企业的起源和性质时首次引入经济分析的。“这一概念的首要含意是,交易活动是稀缺性的,可计量的,也是可比较的,因而可以纳入经济学分析的轨道。企业的存在是为了节约交易费用,即用费用较低的企业内部交易替代费用较高的交易;企业规模被决定在企业内部交易的边际费用等于市场交易的边际费用或等于其他企业的内部交易的边际费用那一点上;相继生产阶段或相继产业之间是订立长期合同,还是实行纵向一体化,取决于两种形式的交易费用孰高孰低”。

  根据罗纳德·哈里·科斯(Ronald H. Coase)的解释,交易成本是运用市场价格机制的成本。这是因为,市场价格机制不是在真空中运行的,市场交易必然要付出代价,即存在交易成本是必然的。科斯又说:“如果我们从零交易费用的王国走向正交易费用的王国,在这个新世界中的法律体系的至关重要的性质立刻清晰可见。我在‘社会成本问题’中说明,在市场中交易的东西不是像经济学家一般认为的那样的物理实体,而是采取确定行动的权利和个人拥有的、由法律体系创立的权利。我们可以想象,在假设的交易费用为零的世界中,交换的双方可以通过谈判改变任何阻碍他们采取增加产值所需的任何步骤的法律条款;而在交易费用为正的现实世界里,这种过程会极端昂贵,并且即使是允许的,也会使大量有关法律的建立无利可图。由此,个人拥有的权利,连同他们的责任和特权,在很大程度上由法律来决定。

  作为法律体系的一个结果,将会对经济体系的运行产生深远的影响,并且在某些特写的方面可以说是控制后者。人们显然向往的是,这些权利应该配置给那些能够最富有生产性地使用它们的人,具有他们这样做的动力,并且发现这样的权利分配,通过法律上的明确和减少转让的法律要求方面的麻烦,转让费用应该很低。”“如果不对交易赖以进行的制度设置加以详细规定,经济学家关于交换过程的讨论就毫无意义,这会影响到生产的动力和交易的费用”。他又说“一旦考虑了市场交易的费用成本,那么显然只有这种调整后的产值增长多于它所带来的成本时,权利的调整才能进行。反之,禁令的颁布和支付损害赔偿的责任可能导致发生在无成本市场交易条件下的活动终止。这种情况下,合法权利的初始界定会对经济制度的运行效率产生影响,一种权利的调整会比其他安排产生更多的产值。但除非这是法律制度确认的权利的调整,否则通过转移和合并权利达到同样后果的市场费用如此之高,以致最佳的权利配置以及由此带来的更高的产值也许永远不会实现”。可见,市场经济法律权利(产权)安排能降低市场交易费用,权利本身就是不可或缺的“生产要素”,它规制着市场主体的交易行为。

  2、经济活动的游戏规则。

  由于经济问题的产生源于资源的稀缺性和人们需求的无限性,因此,经济活动说到底是人与稀缺资源之间的关系,由于资源的稀缺性和人们需求的无限性,任何社会都必然会发生人们为争夺资源的竞争和为分享现有资源所引起的利益冲突。如果达些竞争没有合理的规则加以规范和约束,而任意让人们随意竞争性地使用稀缺资源,则必然导致经济活动的无序和混乱。为减少这些无序竞争所导致的资源浪费甚至资源价值的消散,促使人们有效地利用稀缺的资源以最大限度地生产出社会所需要的产品和劳务,从而实现经济增长,就必须建立合理的产权制度以明确界定资源的产权。在资源的产权得到明确界定的情况下,人们要获得资源的权利,唯一的 方法就只有在市场上出高价才能获得,而不能依靠其他方法去竞相无序地争夺。这样,就能规范人们有经济活动中为获得或利用稀缺资源所引起的竞争,并理顺人们的利益冲突,使人们能最有效地利用稀缺的资源以实现经济增长。

  3、经济活动的不确定性。

  产权制度对经济活动的不确定性研究是相对于没有产权或没有明确划分产权两种情况而言的。人们进行选择所面临的环境总是复杂多变的,充满着不确定性。而人们总是通过各种途径和手段,力求减少这种不确定性,产权制度就是一种重要的经济法律制度,无疑具有减少不确定性的作用。

  道格拉斯?诺斯(DouglAss C.North)教授认为:“制度通过向人们提供一个日常生活的结构以减少不确定性.用经济学的行话来说,制度确定和限制了人们的选择集合。”“制度在一个社会中的主要作用是通过建立了一个人们相互作用的稳定的结构来减少不确定性 ”。人们确立或设置产权,或者把原来不明晰的产权明晰化,就可以使不同资产的不同产权之间边界确定,使不同的主体对不同的资产有不同的确定权利。这样就会使人们的交往环境得以确定,大家都更能够明白自己和别人的选择空间。其实,设置产权与把原来不明晰产权明晰化都可以归结为一种情况,都是由“没有产权”到 “有产权”。产权不明晰也就是“没有产权”或“没有设置产权”,因为不同主体之间产权关系不明晰,意味着谁的权利都没有限制、没有边界,谁都不能确保自己的产权,也就等于没有产权。因此,产权的功能就是通过设置或确立产权的功能,从而减少在经济活动中的不确定性。

  4、市场价格机制。

  由于资源产权的所有者对于资源拥有排他性的所有权和独占性的使用权,因此,资源产权的需求者要获得资源的产权,就必须支付价格,这种价格就是其获得资源的代价,由于资源相对于人们的需求而言是有限的或稀缺的,因此,为获得稀缺的资源,在资源产权的需求者之间必然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那些效率高、需求量大的资源使用者才愿意或能够为获得稀缺的资源而支付最高的价格,这样就使得资源向使用效率高的使用者手中流动,从而实现资源的最佳配置和最优利用。

  5、资源的有效供给。

  由于产权制度的确立使资源产权的所有者的权利得到了明确的保护,每个资源所有者的报酬都取决于其所提供的资源数量多少和质量高低,这就会刺激人们为了获取更多的报酬而在经济活动中供给更多的资源,并不断提高资源的质量。例如,劳动者为了获得更多的工资报酬,会自觉地加大对自己的人力资本投资,以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和技能,这将使劳动和人力资本的供给不断增加,同时,由于投资的收益明确归投资者所有,人们必然会为在将来获得更多的收益和财富而抑制 目前的消费以进行储蓄,并将储蓄转化为投资。可见,产权的明确界定会大大刺激人们去从事投资活动,而促使实物资本的供给不断增加,特别是,由于创新和技术发明所带来的巨大收益归创新者或技术发明者以及技术传播或 应用者所有,这就会极大地刺激人们去积极从事创新和技术发明及应用的活动,从而推动技术的不断进步。劳动、人力资本及实物资本的供给不断增加以及技术不断进步,意味着资源的供给或资源投入的不断增加,这将推动经济不断 发展 。

  6、有效的约束和激励机制。

  产权赋予人的行为权利总是有限的,因此产权界定了人们在经济发展中是否受益或受损,进而也就决定了为了调整人们采取相应的经济行为谁应该赔偿谁的问题。这样,经济运行中的产权界定问题也就相应地规定了经济的责任问题。一旦合理的产权制度建立起来以后,人们利用资源的损益边界都将得到明确的界定,不仅形成了一种有效的约束机制,促使人们在经济活动中尽力降低资源使用成本,从而减少无效率的经济活动,而且也将产生一种激励,激励人们在经济活动中最有效地使用自己的资源以最大限度地获得收益,从而大大地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同时,由于产权损益得到了明确的界定,每个经济当事人要想通过从事经济活动以获得报酬,就只有通过从事这种经济活动给别人也带来收益的情况下才会如愿以偿。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所从事的经济活动将是每一个参与者都受益的活动,每个经济当事人只有在不损害他人利益的前提下才能自由地从事各种经济活动。在这种活动中,每个经济当事人在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同时,也会导致社会利益的最大化。可见,合理的产权制度将为经济活动的运行奠定一个合理的制度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