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争夺战

词条分类: 新闻资讯    词条标签: 人才争夺战

人才争夺战
  “人才争夺战”,就是全国各地为争夺人才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中共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才是实现民族振兴、赢得国际竞争主动的战略资源。未来,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实现高质量发展方面,人才无疑是城市发展最关键,也是最急缺的要素。这也成为中国各地通过优惠政策“广栽梧桐,争引凤凰”的根本原因。

事件背景

  各地人才新政均在高科技人才、文化创新人才、金融人才等方面着墨甚多。这与中国推进“高质量发展”具有密切关系。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显示,5年来,中国消费贡献率由54.9%提高到58.8%,服务业比重从45.3%上升到51.6%,全社会研发投入年均增长11%,中国经济结构出现重大变化。在这一背景下,中国正在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围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促进经济结构优化升级。这也改变了过去各大城市将目光聚焦在招商引资、打造项目的情况。

  中共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才是实现民族振兴、赢得国际竞争主动的战略资源。

  未来,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实现高质量发展方面,人才无疑是城市发展最关键,也是最急缺的要素。这也成为中国各地通过优惠政策“广栽梧桐,争引凤凰”的根本原因。

  某种程度上说,一个城市的人口结构决定了这个城市的竞争力。从这个角度分析,就不难理解北京为何在此次引才新政中“放大招”了。

  据教育部统计,2018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预计820万人,再创历史新高。但西安、南京、武汉等20多个城市却接连出台一系列人才引进政策,送房、送钱、送户口,政策力度之大前所未有,让昨天还发愁“毕业即失业”的高校毕业生们,仿佛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各个城市不够分的“唐僧肉”。

  “人口”二字,恰好将这场“人才争夺战”划分出两个战场:第一战场是纯粹的“人才争夺战”,以北京、上海为主,其人才引进政策有着较高的学历薪资条件,以及精确的行业领域划分;第二战场则是“人才、人口争夺战”,参战的主力是西安、武汉、南京等其他新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其人才引进政策门槛大大低于北京上海,甚至许多地区对大学生实行零门槛落户。

  以西安为例。2016年2月5日,西安市对《西安城市总体规划(2008-2020年)》作了修改。根据修改后的目标,2020年西安市域人口规模要达到1070.78万人,其中户籍人口870.57万人。但在2015年末,西安市的常住人口仅为870.56万人,距离目标还有200万的差距。

  这也就意味着,从2016年开始,西安市要以平均每年40万人的增速增长,才有可能达标。而现实情况是,从2011年到2015年,西安市在过去5年中人口一共才增长了不到20万人,平均每年不到4万人。

  每年4万的增长,显然无法匹配40万的壮志雄心。

  数据显示,2016年末,西安常住人口达到883.21万,人口比去年同期增长13万。至2017年末,西安市常住人口已达953.44万(记者按:尽管统计资料中未直接列出,但可由人均生产总值计算得知),人口增长70多万。但这70多万中要刨去2017年由西安托管的西咸新区咸阳片区的60多万人口,故西安2017年人口的增长应在10万左右。显然,即便年均增长10多万,距离千万人口的目标也依旧任重道远。

  无独有偶。作为中国大学生最多的城市,武汉却一直苦于留不住人才。据《武汉市统计年鉴》显示,2015、2016年武汉市人口净迁移率分别为-1.78‰和-0.29‰。人口净迁移率为负,则意味着武汉地区的迁出人口大于迁入人口,也就说明武汉人口吸引力较弱。

  穷则变,变则通。武汉在2017年就推出“百万大学生留汉创业就业”“百万校友资智回汉”计划,打响了“人才争夺战”的第一枪。而2017年武汉市的人口净迁移率也一举“扭亏为盈”,达到了19.78‰。

  2018年1月19日,在积极进行“人才争夺战”的同时,南京市也发布了《南京市“十三五”人口发展规划》。其中,南京市政府明确指出,未来南京面临的挑战首先就是“人口结构压力增加”与“人力资本面临结构性短缺”。

  文件称,南京市劳动年龄人口比例在缓慢下降,但老年抚养比和少儿抚养比却双双攀升,人口抚养负担日益加重,传统的人口红利已在逐渐消减。同时,南京市经济社会发展对外来劳动力的依赖程度不断增强,劳动年龄人口结构老化、劳动参与率降低,劳动用工成本也在持续攀升。

  面对问题,文件给出的解决方案之一,就是积极推进以“宁聚计划”为代表的人才吸引工作,加大外来人口引入速度,不断增强对外地人才的虹吸效应。通过人口集聚与资源集聚提升公共资源利用效率,促使劳动生产率提高与市场交易成本降低。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60岁及以上老人2.12亿,占总人口比例为15.5%;65岁以上人口数为1.37亿,占比10.1%,相当于每10个人里就有一个65岁以上的老年人。

  老龄化之于北京,情况并不乐观。根据《北京市老龄事业和养老服务发展报告(2016年—2017年)》,截至2016年底,全市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约329.2万人,占全市户籍总人数的比例超过24%,位居全国第二。

  其实老龄化的打击是很多二线城市面临的问题,其中最典型的地区莫过于东北的二线城市。例如,哈尔滨的人口增长一直是比较缓慢的,但是老龄化的速度极快,2014年底人口总数为987.29万人,其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为172.76万人占人口总数的比例为17.5%。根据人口灰色预测模型,预测到2020年时老龄化人口增加到25%,2030年时增加到31%。

  到了南方,福建的三个二线城市是一起面临严重老龄化的难兄难弟,厦门的60岁以上的老人早在2008年时就达到了12.4%,福州在同年也达到了13.1%,泉州2013年的老龄化程度也达到了11.58%。可以说是“万里河山一片老”。

各地政策

武汉

  2017年5月22日,武汉“户籍新政”实施:18项户口迁移政策调整,留在武汉创业就业的大学生,毕业3年内无须买房即可申请落户,博士、硕士可直接落户。一个月后,6月23日,又提出“支持百万大学生留汉创业就业”。

济南

  2017年5月26日,济南发布“人才新政30条”:对企业新引进入户的全日制博士、硕士研究生,按照每月1500元、1000元的标准连续发放三年租房补贴;在市人才服务局设立“人才集体户”,来济创业或就业的具有全日制本科及以上学历和学士及以上学位的毕业生,凭与用人单位签订的劳动合同或依法注册登记就业按规定参加社会保险,可申请落户。

长沙

  2017年6月29日,“长沙人才新政22条”发布:未来五年,将投入百亿以上资金,吸引储备100万名人才;落户并工作的博士、硕士、本科等全日制高校毕业生,两年内分别发放每年1.5万元、1万元、0.6万元租房和生活补贴;博士、硕士在长沙工作并首次购房,分别给予6万元、3万元购房补贴。

成都

  2017年7月2日,成都提出“蓉漂计划”:实行全日制大学本科及以上毕业生凭毕业证落户制度;对国际顶尖人才团队来蓉创新创业给予最高1亿元综合资助;对毕业5年内在蓉创业的大学生,给予最高50万元、最长3年贷款期限和全额贴息支持;每年4月最后一周的星期六设为“蓉漂人才日”;支持在蓉高校和职业技术(技工)院校根据产业发展需要调整学科(专业)设置,给予最高2000万元补贴;对各类急需紧缺人才发放“蓉城人才绿卡”;设立青年人才驿站,外地本科及以上应届毕业生来蓉应聘可免费入住7天。

南京

  2017年7月1日,南京《人才安居办法》施行:对当地无房且5年内无住房登记信息和房屋交易记录的六类人才,给予每月最少600元的租房补贴,最大可提供150平方米的共有产权房。规定争取国家授权后,外国留学生凭借江苏高校毕业证书、创业计划书,可申请有效期2至5年的私人事务类居留许可(加注“创业”)等。

  为打造科技产业创新中心,南京宣布对高层次人才提供可申领不少于300万元的购房补贴。

杭州

  在杭州,外国人才可享受7项出入境便利政策,创业资助最高可达1亿元,优秀外国留学生毕业后,可直接在杭就业并享受相应补贴等。

  杭州发布的《杭州市2017年度“1+6”产业国际化紧缺人才需求目录》显示,杭州市技术研发类人才需求比例最高,为44%。其中,信息产业对技术研发人才的需求达到55%,健康产业达到54%,高端装备产业达到47%,文化创意产业达到18%。

西安

  2017年3月1日起,西安出台了“三放四降”政策,放开普通大中专院校毕业生的落户限制、放宽设立单位集体户口条件、放宽对“用人单位”的概念界定,降低技能人才落户条件、降低投资纳税落户条件、降低买房入户条件、降低长期在西安市区就业并具有合法固定住所人员的社保缴费年限;

  2017年6月中旬,西安进一步放宽部分户籍准入条件,将本科以上学历落户年龄放宽至45岁,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人员不设年龄限制;

  2018年1月,西安公布户籍新政2.0版本,继续简化程序与所需材料成为重点。将学历落户、人才落户的审批权、制证权下放到第一线,所有个人落户申请均可在户籍窗口进行“一站式”办理,当场办结。2月新增随迁政策,未来可一人落户、直系亲属举家随迁;

  2018年3月22日,西安组织40多家重点单位进京引进西安本地急需的高端人才,22日当天,西安公安推出“面向全国在校大学生仅凭学生证和身份证可在线落户大西安”的新举措,这被称为“三放四降”后的第四次升级。

北京

  2018年3月21日,北京市政府网站发布了《北京市引进人才管理办法(试行)》。根据自身“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的定位,北京市重点招揽“千人计划”和“海聚工程”的中国籍入选专家,文化创意人才、体育人才、国际交往的人才、科技创新人才等。

上海

  2018年3月26日下午,上海市人才工作大会举行。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表示,要实施人才高峰工程,进行大刀阔斧的人才政策改革,形成对全球高峰人才的“磁吸效应”,打造“人才梦之队”。

  近两年,上海先后实施12项国内科创人才引进新政。在这些政策的刺激下,上海两年内累计引进国内科技创新创业人才逾7.5万人,其中通过科创人才引进新政引进的重点人才近9000人。

  2018年3月,上海出台了《上海加快实施人才高峰工程行动方案》,提出高峰人才及其家属、核心团队成员及其家属可以直接办理本市户口,并在租房、购房、经费保障、养老及医疗保险等方面予以支持。

广州

  广州连续发布《广州市高层次人才认定方案》《广州市高层次人才服务保障方案》和《广州市高层次人才培养资助方案》3份文件,提出启动新一轮高层次人才认定工作,5年内将投入约15亿元,为高层次人才提供住房保障、医疗保障、子女入学、创新创业、资助补贴等方面的优渥待遇。

深圳

  2017年7月17日起,《深圳市积分入户办法(试行)》正式启动申请,2017年度,全市积分入户计划指标共1万名。8月,深圳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人口服务管理的若干意见》《户籍迁入若干规定》等文件,提出将纯学历型人才落户门槛放宽至大专及以上,对人才入户量不设指标数量上限。另外,深圳市的住房补贴政策也极为诱人:人才安居实物配置包括免租金租住、产权赠与、租住公租房和购买安居型商品房等形式,货币补贴包括购房补贴和租房补贴等形式。